加密货币欲成为真正的货币 要跨过几座大山? _ 五峰铺网

邵阳县五丰铺镇人的新闻门户网站

忘记密码

加密货币欲成为真正的货币 要跨过几座大山?

2018-06-11 作者: 浏览: 18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在经历了2017年的曲折起伏后,之前的“币圈”也开始延伸出了名为“链圈”的群体,同时在2017年底,币圈的人大都开始宣传自己是链圈的一份子。 我们先不去讨论圈子的文化演变,仅仅看看Token在2017年的变化,其名头也诞生了“虚拟货币”、“数字货币”以及“加密...

在经历了2017年的曲折起伏后,之前的“币圈”也开始延伸出了名为“链圈”的群体,同时在2017年底,币圈的人大都开始宣传自己是链圈的一份子。

我们先不去讨论圈子的文化演变,仅仅看看Token在2017年的变化,其名头也诞生了“虚拟货币”、“数字货币”以及“加密货币”(“山寨币”尽管使用时间更长,但离共识太远未列入其中)。

而作为最原始的“虚拟货币”,目前已经走在了淘汰边缘,因为该词名义上实在是太过“虚情假意”,也容易引起人的误解。

而现在较为流行的两者说法为“数字货币”和“加密货币”,但从其定义本身来讲,我更喜欢称这些Token为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也更符合区块链技术。

图片来源于网络

虽然这些Token被赋予了加密货币的称呼,但也算占到了“货币”二字,既然归属于一类货币,那么其必然会带有货币的一些属性包括交易媒介、储藏价值和记账单位等。

就目前的状况而言,这些加密货币离真正的货币似乎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并且最终能不能成为真正的货币,似乎仍然显得“扑朔迷离”。

因此,我们试着去寻找加密货币欲成为真正的货币要跨过的几座大山,以及它们可能会面临的更艰难的困境。

交易媒介

首先我们来看看交易媒介的趣味百科。在交易初期,是物与物的交换,其最大不足是无法在短期内完成甚至无法完成,因为这需要对交易的另一方进行搜寻,在缺乏信息的条件下,搜寻成本非常高。随着交易数量的增加,人们自然想到了中介等价物,即当一个交易者,遇到一个所有交易者都需求的物品时,他可以把手中的物品换成此物品,以降低对其他需求物品的搜寻成本。这些为大家所需求的物品即是人们对其他需求物品的交易媒介。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上面这段话有几个关键点需要我们留意,交易媒介的产生也是某种需求的演变,其中需求成因是由于物物交易搜索成本太高,并且估价难度也是一个困扰的问题,例如怎样判断一只羊不能换一头小猪。

而我们熟知的黄金、白银、纸币具备了作为交易媒介的某些条件,包括有较稳定的估价,携带方便,不存在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同时媒介本身没有较大的价值波动问题,这些零零总总的条件构成了我们现在熟知的“货币媒介”。

但是将这样的定义迁移到目前接受度最高的比特币、以太坊或者其他加密货币身上,却有点“不兼容”的味道。

众所众知,比特币的发行量在2100万个恒定值,虽然看似带有通缩的性质,但一句白居易的诗写道“物以稀为贵,情因老更慈”。

随着比特币的挖出量越来越接近固定值,其价值也会随着量变而引起波动,那些号称比特币能到10万美金的人正是基于此考量。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或许在不远的将来比特币会更偏向于成为一种价值收藏品,而不是一种货币的媒介,试想谁会拿一个增值投资品来作为交易媒介呢,就好比拿一副毕加索的名画换一座厂房,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对标其他加密货币,这样的问题仍然存在,即使是以太坊也设置了一定的发行量。

虽然对比来看,我们现在使用的货币仍然存在通胀的可能性,但作为发行方的各国央行也起到了调节作用,从而保证经济在一定空间内波动(调节失灵的则另当别论了)。

从货币媒介的角度来看,目前几大主流的加密货币似乎都缺少了作为媒介的流通性,至于那些可能成为媒介的加密货币,如何达成一种使用共识才是最大的问题,否则仅仅是一种社区“代金券”罢了,丧失了作为货币的属性。

货币的存在是人类进化史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但现在一些延续几百年的货币史,似乎正面临着挑战者的到来。

后来有世上的思虑,钱财的迷惑,和别样的私欲进来,把道挤住了,就不能结实。

——圣经·马可福音第四章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价值储藏

价值储藏(store of value)作为货币属性的另一个重要职能,被定义为从获得到消耗收入的过程中对其购买力的保存。

货币的这种功能非常有用,因为大多数人不希望在获得收入的时候立即消费,而是愿意在有时间或者更需要的时候再消费。

在价值储藏中包含了两个含义,其一是作为购买力的保存,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当天发的工资晚上就缩水5%,这是恶性通胀;

另外,如果是纯粹的价值储藏只要购买力短期稳定,长期略带一点波动人们也是可以接受的,当然如果是向上的波动(购买力增强)必然更受欢迎。

但对于加密货币而言,尤其是在2017年,包括比特币、以太坊在内的加密货币,均出现过10%的日涨幅或者10%的日跌幅,在圈内投资者看来这样的涨跌幅并没什么奇怪的。

但是感兴趣的朋友不妨回忆下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可曾见到过某个主流货币购买力一天有这样大的波动。人民币在2016年一整年兑美元的贬值幅度也才6.98%,而这相对来说已经很高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2017年12月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CME)推出了关于比特币的期货,使得比特币被关入了 “笼中”,使得其鲜有日均5%的波动,更何况10%,但这离作为货币价值储藏仍然还有一段距离。

至于其他一天有超过10%以上波动的加密货币,想要成为某种真正的货币实在是道路艰难,即使仅仅作为一种投资品种也还略带牵强。

记账单位

相对于前两者的货币特性,记账单位则是一个比较浅显易懂的名词,作为货币计量名词的记账单位,我国会计准则中常以人民币“元”作为货币记账单位,当然往下的“角”、“分”同样是其中的一类。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不同的国家记账单位可能会采用不同的单位,但都会存在一种能够与主流货币挂钩的兑换机制,例如美元、欧元、英镑甚至黄金等等。

尽管存在这样不同的记账单位,货币之间的流通、转换还是相对比较流畅的,手续费也还在可接受范围内,只是跨国交易费率相对高些,效率也不是太高(对一些加密货币而言可能是击溃点)。

至于加密货币中目前接受度最高的比特币,其记账单位虽然较为统一,但作为要在全球范围内流通的货币,目前的转账效率每分钟仅能处理420次交易事务,远远不能满足作为一种流通性货币的需求。

更何况其转账手续费在比特币交易高峰期曾创下过55美元每笔,远远高于单笔国际转账费,自然显得不那么友好了。

相对于其他加密货币,例如以太坊、莱特币、比特币现金或者瑞波币,都存在各式各样的问题,要么是易拥堵,要么是认可度不够抑或使用成本太高,这些都不能胜任作为一个记账单位的需求。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因此,我们在呼吁加密货币的使用时,往往会受限于现阶段的各种困扰,即使是比特币这样广为人知的“等价物”,其背后仍然还不能满足货币的使用功能。

我们前面探讨的货币交换媒介、价值储存和记账单位,仅仅还是满足于货币正常使用的三个属性。

但可以直观看出的是,目前加密货币并不能有效地处理好这些问题,或者说它们都还比较稚嫩,还未成长到货币的正常水平。

但加密货币想要成为真正的货币,仅仅是只跨过上面的三座大山就可以满足要求的吗?

现实可能比这些理论更加复杂,因为在加密货币和真正的货币背后还有更高的一座“喜马拉雅山”,上面布满荆棘,等待着所有加密货币探险者前去挑战……

我们以为加密货币在跨越作为货币本身的属性后,就可以“大摇大摆”地走进流通世界。

事实上,这样的想法并不能促使我们,将加密货币引进主流的流通货币之中,因为在货币使用的背后不单单背负着交易媒介、储藏价值和记账单位三种功能,还有一些不能称为功能,却更会影响货币使用情况的问题。

下面的一座大山或多或少都会牵涉到更多的宏观问题,也会产生更大的影响,我们姑且把其定义为,“传统”货币体系的一座大山。

金融的发展经历了数百年的历史,从马克思的《资本论》到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以及近现代西方的凯恩斯经济体系,整个金融发展充斥着交织与融合的链接,也伴随着危机与繁荣的交替,但很明显的货币理论自18世纪以来,基本将绝对的权利归属到了各国“央行”。

只是历史同样告诉人们,货币的管制权一开始并不归属于央行,而是在相互摩擦中缓慢向前……

据《汉书》记载,文帝时“除盗铸钱令,使民放铸”,于是“盗铸如云而起”。这造成了货币的混乱,使得富商大贾操纵铸币权,富比天子。

到了公元前113年,汉武帝收回了郡国铸币权,由中央统一铸造五铢钱,五铢钱成为当时唯一合法货币。从此确定了由中央政府对钱币铸造、发行的统一管理。

这是中国古代货币史上由地方铸币向中央铸币的一次重大演变。

而作为金融强国的美国来说,其最早也并不是央行负责发行权威的货币,一些中小银行同样可以发行自己的银行票据来供人们使用。

但这也带来了许多问题,包括票据不能在全国各地流通使用,甚至一些小银行还面临着倒闭风险。

直到1863年《国家银行法》的颁布,才使得中央银行拿回了自己的权利,开始全权掌管货币发行权。

站在央行的角度来看,加密货币的发行就有点想回到从前“自由银行”的时代。但这些已经延续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习惯”想要改变,绝非易事。不仅关乎货币使用、央行地位还关乎着各国经济命脉,所以其他非央行推出的加密货币面临着的挑战便来源与此。

另一方面,之所以加密货币的坚定拥护者会相信,其可以成为未来全球的一种主流货币。

原因在于,尽管各国央行对于货币的监管和使用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纵观整个金融历史,那些金融危机的发生或多或少都跟货币有些关联,要么是货币滥发,要么是利率未把控好,抑或一些强国之间的“货币战争”,这些事件都可以落脚到货币的问题上。

正因如此,我们回到2009年中本聪推出比特币的事件线,正是基于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带来的一系列问题,从而激发这位神秘人研发出了去中心化的一类加密货币,也开辟了目前加密货币的发展盛况。

但现在我们又很难去评判两者之间的取舍性,因为所谓中心化的货币体系必然有其带来的益处,而加密货币的一味去中心化就目前来看,即使满足了作为真正货币的基本属性,在权益面前仍然还是有些“纸老虎”的味道。

区块链行业有句目前被广泛提及的话术,也是《三国演义》的开篇语: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在货币领域虽然这样的趋势目前还不够明显,但隐隐约约的面纱最惹人眼,那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神秘感也越容易引起人们的兴趣。

至于加密货币能不能翻过这几座大山,这是个问题,但又不是绝对的困难,因为推动者会加速趋势的演变。

发表评论

*

* (保密)

icon_wink.gif icon_neutral.gif icon_mad.gif icon_twisted.gif icon_smile.gif icon_eek.gif icon_sad.gif icon_rolleyes.gif icon_razz.gif icon_redface.gif icon_surprised.gif icon_mrgreen.gif icon_lol.gif icon_idea.gif icon_biggrin.gif icon_evil.gif icon_cry.gif icon_cool.gif icon_arrow.gif icon_confused.gif icon_question.gif icon_exclaim.gif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