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潮退后 区块链技术应用下一个风口在哪? _ 五峰铺网

邵阳县五丰铺镇人的新闻门户网站

忘记密码

币圈潮退后 区块链技术应用下一个风口在哪?

2018-10-13 作者: 浏览: 14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在暗流涌动的数字币狂热降温之余,其背后的核心技术基础——区块链正在各场景应用中展现用武之地。“现在银行的态度比一年前开放很多,以前银行对于区块链的接受程度比较有限。”10月11日,深圳泰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刘黄锋,如是介绍自己的从业感受,他正致力于...

在暗流涌动的数字币狂热降温之余,其背后的核心技术基础——区块链正在各场景应用中展现用武之地。“现在银行的态度比一年前开放很多,以前银行对于区块链的接受程度比较有限。”10月11日,深圳泰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刘黄锋,如是介绍自己的从业感受,他正致力于搭建应用区块链技术的供应链金融平台。

供应链金融并非新鲜事物。金融机构跳出针对单个企业的评估,从产业供应链角度,通过中小企业与核心企业的资信捆绑,来给产业中的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提供授信,通常包括应收账款融资、预付账款融资和动产质押融资等模式。

决策部门鼓励商业银行、供应链核心企业建立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但实际运作起来,这些平台最怕遇上信息造假。因可溯源、难篡改的特点,区块链技术备受供应链金融行业青睐,行业尝试着将这一技术运用到平台服务中。

2017年,刘黄锋彼时还是广东有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参与搭建一个应用区块链技术的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星贝云链。腾讯区块链提供平台所需的区块链技术,华夏银行一个分行为其提供了授信。虽是新生事物,但背靠母公司益邦控股长达十年的大健康产业供应链服务,星贝云链成立之初就签下了天力士。

星贝云链搭建起来不久,刘黄锋就离职创业。他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尽管现在还没敲定提供区块链技术的团队,跟核心企业谈判也比较难,但公司已经跟广发银行总行达成合作。

快速行动起来的不仅是刘黄锋和商业银行,还有五花八门的区块链项目和区块链初创企业。

被誉为继蒸汽机、电力、互联网之后具有颠覆性创新的技术,区块链如何避免重蹈互联网技术兴起之初产生巨大泡沫的覆辙,尽管有人称2018年是区块链的技术元年。

乱象与瓶颈

作为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在互联网时代的应用模式,区块链的研究最早可以追溯到2008年。那一年,署名为“中本聪”的学者发表了论文《比特币: 一种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支撑比特币运行的底层技术正是区块链。

行业中有人将数字货币称为区块链的1.0时代,将智能合约(用计算机语言取代法律语言去记录条款的合约)称为区块链的2.0时代。尽管有人称2018年到了区块链的3.0时代,实际上,懂这一技术的人并不多。

火币研究院院长袁煜明提供了一个数字:目前全球实际的区块链用户约为2000万,约占全球人口的0.3%、全球互联网人口的0.5%。区块链所处的阶段相当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互联网技术所处的阶段,普及区块链技术仍任重道远。

“国家的统计数字,中国拥有的、称得上是工程师级别的区块链人才仅1372人,但国内现在所有区块链链数(包括公有链、联盟链和私有链),已超过5000条。”9月22日,在广州举办的一个区块链论坛上,广东省知识产权局原党组副书记、广东省战略知识产权研究院院长唐善新指出,在资本和区块链自媒体的炒作以及利益驱动下,中国的区块链技术出现太多鱼目混珠情况,90%的区块链项目不可靠,这一领域需要大力度去伪存真肃整。

2016年底,国务院印发的《“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中写到“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机器深度学习、区块链、生物基因工程等新技术驱动网络空间从人人互联向万物互联演进,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服务将无处不在”,这是区块链第一次被写进国家规划中。

虽被冠上“颠覆”、“创新”的名号,但作为一项早期技术,区块链的不足也显而易见。

交易验证速度慢首当其冲。比特币网络底层设计支持每秒7笔交易,尽管其它区块链系统宣称的速度比这个快得多,但面对天猫“双十一”峰值每秒30多万笔的交易仍显得有心无力。

而可溯源、数据透明化、链上信息对每个节点公开,或许也不利于隐私的保护。最开始出现的公链,全世界的人均可以进入系统读取数据、竞争记账。现在发展出了联盟链、私有链。联盟链由若干个机构共同参与管理,每个机构运行着一个或多个节点,数据只允许系统内机构进行读写和发送交易,共同记录交易数据。私有链的写入权限通常由某个机构控制。怎样增强匿名性,或许是一些记录重大商业信息的区块链需要思考的问题。

此外,尽管现在已存在不少链条,但各个区块链之间几乎是信息孤岛,如何进行链间的信息交流,更好利用数据,或许也是技术迭代需要逾越的鸿沟。

人才的欠缺也是限制这一新技术发展的壁垒。9月22日,在广州的一个区块链论坛上,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新经济与新产业研究中心副主任、博士后王宣喻表示,对区块链技术存在敬畏感,尽管有不少机构找上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请求做区块链方面的培训,学院不敢应承。

但这些并不妨碍国人对区块链技术的热情。真正让区块链声名大噪的还是2017年加密数字货币的币值飞涨。2017年,全球加密货币的总市值达到6千亿美元。尽管加密数字货币的拥护者依然相信比特币有价值,但在中国,运用区块链技术“炒”币的道路已然走不通了。

2017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将代币发行融资定义为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

FPAY公链联合创始人黎展波在9月22日的区块链论坛上称,超过95%的加密数字货币破发。即使是币值最高的比特币,今年以来也在跳水。Blockchain.info资料显示,2017年底比特币币值为14166美元,截止记者发稿为6290美元,缩水一大半。3个月前,有“币圈首富”之称的李笑来深陷“录音门”风波,他在录音里说自己帮忙卖空气币,币圈里一些知名人士是牛逼的忽悠者。

场景应用

数字货币的意义被再次审视,但围绕“可以用区块链做什么”的思考仍在发酵,尽管建立全新的应用场景这条路异常艰难。而“什么可以用到区块链”的思考路径则更为实际,如何将区块链落地到原有的生活、生产的场景中,解决实际问题。

目前,80%的区块链技术已应用在金融领域,支付、资产数据化、智能证券、清算结算以及客户识别。今年6月,港版支付宝上线全球首个基于区块链的电子钱包跨境汇款服务。前文提到的供应链金融平台是一个资产数据化的案例,但推行起来仍有难度,很多大企业并不愿意将自己的信息上链。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益邦控股处获悉,目前星贝云链的客户仅为260多家企业。平台也要防范企业从一开始就提供造假数据。对此,刘黄锋略感无奈:“我们只能假设一开始上链的信息是真的,后续产生的信息可以通过多点交叉验证真伪。”

除了金融领域,需要确认归属、数据溯源的行业也尝试用区块链解决痛点,例如数字音乐、数字图书、数字视频的版权确认,公益捐款的跟踪,农产品及药品的流通等。

在国内,区块链游戏的落地颇为迅速。今年4月,腾讯上线自己的首款区块链游戏《一起来捉妖》,游戏中的数字宠物运用区块链技术,不仅可以永久保存且独一无二。但也有游戏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所谓区块链游戏或许只是个噱头,即使不用区块链技术,给玩家实现类似的体验感也不难。

袁煜明则提供了另一个看待该现象的角度。火币研究院数据显示,将近4成比特币社区参与者在24岁-34岁,且83%是男性。游戏玩家大多年轻,男性比例也高于女性比例,而游戏玩家中本来就有社区氛围,推广区块链技术,从该人群入手是不错的选择。

区块链技术还被环保行业看中。中山大学地球环境资源研究中心主任、中山大学博士生导师周永章,同时也是新三板企业埃文低碳(871556.OC)董事长。埃文低碳做了一个低碳链,个人做了如植树、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等环保事项,可以向该低碳链提出申请,审核通过后上链,作为激励会给个人发一个通证,该通证可以兑换实物。在周永章看来,目前国内碳排放交易仅在电力行业的大企业中实施,但环保却需要人人参与,为何不用区块链技术激励中小企业甚至个人加入节能减排的行列。

袁煜明则将区块链的产业链分为五大板块:硬件和基础设施、平台、中间层、服务和应用。

第一板块包括芯片厂商、矿机厂商、矿场和矿池,不管应用区块链技术的企业是否能生存,提供基础设施的玩家,已经出现明显的既得利益者。国内三大矿机巨头纷纷寻求港股上市,比特大陆光是今年上半年的溢利就达到7.42亿美元。平台方面,公链平台在今年迎来爆发期,不少初创企业切入搭建公链领域,比特币网络、以太坊网络就是典型代表。服务层包括数字币交易所、区块链媒体等。中间层包括分布式存储、分布式交易、加密服务等技术工作。“中间层隐含巨大机会,是区块链的关键增长点。”袁煜明评价。今年9月,IPFS全球社区发起者李彦东,在广州的一个区块链论坛上发表了跟袁煜明指向接近的观点:“IPFS或许是区块链技术落地的一缕曙光。”IPFS全称是星际文件系统,是分布式存储的一个体现,通过IPFS,用户的文件可以被分为多个小块存储到不同的节点。

1993年出生的谢锦斌目前就正在做这方面的创业,他想推出一个大容量的区块链存储硬件,用户可以将文件存储在硬件上,同时这个硬件也是IPFS的一个节点,存储到这个硬件的文件也会被分为小块存储到其它节点上,双重保险。

在谢锦斌看来,IPFS存储的方式,除了将文件信息打散显得更为保密且难篡改外,也可以让更多人共享存储空间。如果某用户愿意共享自己用不到的存储空间,可以加入IPFS系统成为一个节点。这在信息存储需求越来越大的未来或许意义非凡。

矿工将自己的电脑接入比特币网络竞争系统内的交易信息记账权,贡献了算力,比特币网络给予矿工比特币的回报。显然,IPFS也需激励更多人加入成为节点,贡献自己的存储空间,然而目前被IPFS吸引的人少之又少。

谢锦斌的公司目前只有十多个员工,想做的区块链存储硬件还未面市,他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目前自己的主要工作是向企业、个人普及分布式存储,运营的社群积累了十多万粉丝,这些人或许就是自己未来的客户。

发表评论

*

* (保密)

icon_wink.gif icon_neutral.gif icon_mad.gif icon_twisted.gif icon_smile.gif icon_eek.gif icon_sad.gif icon_rolleyes.gif icon_razz.gif icon_redface.gif icon_surprised.gif icon_mrgreen.gif icon_lol.gif icon_idea.gif icon_biggrin.gif icon_evil.gif icon_cry.gif icon_cool.gif icon_arrow.gif icon_confused.gif icon_question.gif icon_exclaim.gif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