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己之力嘴炮整个币圈,澳本聪到底想要什么? _ 五峰铺网

邵阳县五丰铺镇人的新闻门户网站

忘记密码

以一己之力嘴炮整个币圈,澳本聪到底想要什么?

2019-04-15 作者: 浏览: 41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继BCH分叉后,CSW再次成为了加密货币世界的焦点。 近日,闪电火炬发起人Hodlonaut发布了系列推文,坚称CSW不是中本聪,随后,CSW威胁着要起诉Hodlonaut,还花钱挖出了Hodlonaut的个人信息。 对于两人的“明战”,比特币社区宣布全力支...

继BCH分叉后,CSW再次成为了加密货币世界的焦点。

近日,闪电火炬发起人Hodlonaut发布了系列推文,坚称CSW不是中本聪,随后,CSW威胁着要起诉Hodlonaut,还花钱挖出了Hodlonaut的个人信息。

对于两人的“明战”,比特币社区宣布全力支持Hodlonaut,并发起了“WeAreAllHodlonaut(我们都是Hodlonaut)”和“法律援助基金筹款”活动,意图保护和支援Hodlonaut。

4月12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甚至在推特上喊话,称CSW如果再作妖,“币安就下架BSV”,至此,这场对战达到了高潮。

激起众怒的CSW,显然已经成为了“人民的公敌”。

事实上,过去一年,CSW 很忙,主导 BCH 算力大战、疲于应对诉讼、频繁自证身份、苦于应对舆论攻击……

待算力大战尘埃落定,一场属于CSW的硬战,才刚刚开启。

文/ 31QU 林君

嘴仗升级

比特币之父——中本聪的真实身份一直是加密货币社区关注的焦点。

自2011年中本聪消失以来,人们一直在寻找中本聪的路上,近年来也出现了数位自称中本聪的人,不过最后都被证实并非中本聪本尊。

只是,在被“戳穿”身份后,仍孜孜不倦自称为中本聪的,也就CSW一人了。


早在2016年,CSW就公开宣称自己是中本聪,“我不想要钱,不想要名气,也不想要人们的崇拜,我只是不想被外界打扰。”不过几天后,他表示放弃自证身份。

后续几年,CSW虽然没有放弃自证“中本聪”身份,但也只限于打打嘴仗,直到去年陷入一场法律纠纷。

去年2月14日,在CSW曾经的伙伴DaveKleiman去世6年后,Dave的弟弟IraKleiman一纸诉讼,将CSW告上了法院。

Ira在递交佛罗里达州法院的诉讼文件中提到,早年哥哥与CSW一起从事比特币开发工作,“合作挖出了超过一百万枚的比特币”,以及后来合作创办公司,申请了上百项比特币相关专利。

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公布的专利,由CSW一方递交的区块链/比特币专利数量,达155项。

根据他的说法,这笔价值不菲的资产却被CSW用“诡计”拿走了。

在起诉书里,Ira提出的9项诉讼请求分别是:1、非法占有;2、不当得利;3、侵占(比特币);4、侵占(知识产权);5、违反信托义务;6、违反合伙义务和忠诚义务;7、欺诈;8、推定欺诈;9、长期禁令。

无论是哪一项,目的都是要拿回部分巨额资产。

也正因为这场诉讼,CSW与Dave之间的尘封往事也被揭开了冰山一角。

早在2003年,CSW与Dave就已相识,两人共同的兴趣都在于对密码安全、数字取证和未来货币的兴趣。到了2008年,CSW与Dave开始使用点对点文件分享密码技术。诉讼文件里提到,Dave和CSW合作进行比特币的开发工作,“两人合作共挖了超过100万个比特币”。

100万枚比特币,按照目前的价格,总价值为数十亿,但现在,“CSW对上述资产享有所有权。”根据Ira的诉求,他希望拿回已逝哥哥名下的至少“30万枚”比特币,包括后来分到的数量不等的分叉币。

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纠纷案就此开启。

面对“突如其来”的控诉,CSW表示震惊,2月26日,他在推特上言简意赅地回应,“GREED(贪得无厌)”。

如今,Ira控诉已传至法院,CSW必须走上应诉的道路了。

CSW 的回应

据了解,给CSW做法律辩护的是知名律师事务所RiveroMestreLLP,在Ira递交诉讼两个月后,CSW方在4月16日向法院提出动议,请求法院驳回这起针对他的案件。

在动议中,CSW 方认为,Ira缺乏提起诉讼的立场——在Dave去世前,他对其参与的活动一无所知,提出的控诉完全站不住脚(athinsoupofsupposition,speculation,conflictingallegations,hearsayandinnuendo.)

不过,对于这份动议,法院并不买账。

▲法院对 CSW 的大部分动议进行驳回

去年12月27日,法庭驳回了动议中的大部分诉求,仅支持了CSW方提出的一项动议。

在这份由佛罗里达州法官BethBloom撰写的裁定书里,法官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中3、4条中提到的“侵占比特币和知识产权”这一项超过了时效,直接驳回。

不过,其他7项诉讼请求还需继续审理,要求被告CSW一方进入实质性答辩,预计今年9月底~10月初正式开庭审理。

“Dave才是中本聪本尊。”

Ira与CSW这场纠纷的核心在于,谁是真正的中本聪,CSW是否非法侵占了Dave的资产与知识产权。

就在两人的“对战”难舍难分之时,另一个人被法院传唤了。

4月15日,早期比特币代码开发者JeffGarzik(杰夫·加齐克)将要去佛罗里达州法院递交文件,他要为之前的言论提供证据,证明Dave就是中本聪。

根据法院的传票文件,Jeff除了要递交“Dave就是中本聪的文件”,还被要求提供与CSW、丝绸之路(SilkRoad)、门头沟事件(Mt.Gox)相关的文件信息。

▲比特币代码贡献者 Jeff Garzik

Jeff之所以被法院“盯上”,源于其去年11月的公开言论。当时,他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称“Dave就是中本聪。”

“我个人的看法,中本聪就是Dave,”Jeff在电话中给出的理由是“(比特币的代码)符合Dave的风格,他是自学成才的程序员”,“比特币的创造者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不是那些经过良好训练的软件工程师(能写出来的)。”

Jeff的描述之所以可信,原因在于,他曾是继中本聪和加文·安德森(GavinAndresen)之后,比特币代码的第三大贡献者,而这个成就一直持续到2014年后。

早期,Jeff曾与中本聪通过私人邮件进行过沟通,可以说,他对证实“谁才是中本聪”还是有发言权的。

如今,Jeff放出话来,说Dave的各项特征符合中本聪,而这个说法,刚好与Ira的观点相同,如果Dave真的是中本聪,那么诉讼的天平似乎要向Ira倾斜了。

因此,在对CSW的动议进行驳回几月后,今年3月15日,佛罗里达州法院将一张传票发给了Jeff,要求他为这场正在进行的诉讼提供相关信息,证明他的“个人的理论”——即已故的Dave就是中本聪本人。

马不停歇的自证

事实上,即便深陷诉讼漩涡,币圈红人CSW也耐不住寂寞,还在四处自证他就是真正的中本聪。

去年12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发布“意见征求稿”,希望能进一步了解以太坊,在这份意见稿中,列出了以太坊相关的25个问题。包括ConsenSys、Coinbase等在内的众多很多机构/公司相继向CFTC传达了相关的信息。

一切看似十分顺利,直到有人发现CSW的评论也“混迹其中”。

▲CSW 在意见征集稿下评论称自己就是中本聪

CSW以nChain创始人的身份在意见稿下评论,公众对以太坊的认识错误(涉及欺诈),另外,自己早在1997年就开始了比特币相关研发,当时他参与的是一个澳大利亚官方项目,只是未采用“中本聪”这一化名。

早就进行比特币的研究,自己就是中本聪本人,CSW的行为再次引发了网友对其身份的质疑。

加密货币研究员PlanB指出,CSW的这番言论与中本聪曾公开发表的信息自相矛盾。“IamNomad”则认为,CSW向CFTC撒谎的行为,足以让其面临牢狱之灾。

不过,CSW似乎不以为意,他甚至提出可以让CFTC进一步提问,“我愿意在誓言下作证(Iamwillingtotestifyunderoath.)。”

把事情搞大、引起CFTC的注意,CSW还不满足。今年2月8日,他又在Medium上发表文章,再次自己暗示就是中本聪。

两天后,CSW在推特发布了两张图片,分别是关于Blacknet的论文摘要与比特币白皮书摘要图片,以此说明自己早在2001年就想出了比特币的设想。

不过,网友发现CSW提到的论文与中本聪在2008年12月公布的比特币白皮书几乎一致,但事实上,中本聪在2008年8月还发布过一篇草稿版,里面有多处语法错误。

对此,网友纷纷猜测,如果CSW真是中本聪,为什么在2001年就修改掉了2008年才出现的错误?他的早年论文中谈到了比特币设想,难道不是造假?

CSW的自证,还引来了维基解密的围观,“其实CSW已经多次被抓到做这种事情了”,还附上了一个GitHub文件CultOfCraig,记录了CSW伪造文书的历史。

维基解密表示,这些造假作为已经被证实,里面也提到CSW曾修改了一篇2008年8月发表的文章,说他“即将推出一篇加密货币论文”。

▲CSW 竟然在 2008 年的论文中使用了“crytocurrency”

虽然比特币白皮书确实是在2008年发布的,但里面从未出现过“crytocurrency(加密货币)”一词,同一时期开发者也未用过该词汇,而CSW的论文中有这个词汇,显然不合时宜。

不过,对于以上证据与推理,CSW不为所动,称这些是“假消息”。

这已经不是CSW第一次陷入口诛笔伐的境地,也不是第一次陷入法律纠纷了。

从早年信誓旦旦地公开中本聪身份,到站队比特币分叉,后来因巨额资产,即将和他人对簿公堂,接着又以一己之力,掀起一场算力大战,再到终而复始的自证,引来网友一遍又一遍的揭穿。

而只要中本聪的身份没有水落石出,CSW与克莱曼家族的纠纷没有一锤定音,多年以来黑料加身、狂妄自大的CSW,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麻烦缠身、备受争议。

不过,这位一举一动总能牵动币圈神经、一直以来标新立异的斗士——CSW,似乎还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

关于这场诉讼的文件下载链接:


IraKleiman的起诉文件:

https://zh.scribd.com/document/372465601/Complaint#from_embed

法院对动议的驳回文件:

https://www.courtlistener.com/docket/6309656/68/kleiman-v-wright/

JeffGarzik收到的法院传票:

https://zh.scribd.com/document/402001527/Kleiman-Wright-Document-Subpoena

继BCH分叉后,CSW再次成为了加密货币世界的焦点。

近日,闪电火炬发起人Hodlonaut发布了系列推文,坚称CSW不是中本聪,随后,CSW威胁着要起诉Hodlonaut,还花钱挖出了Hodlonaut的个人信息。

对于两人的“明战”,比特币社区宣布全力支持Hodlonaut,并发起了“WeAreAllHodlonaut(我们都是Hodlonaut)”和“法律援助基金筹款”活动,意图保护和支援Hodlonaut。

4月12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甚至在推特上喊话,称CSW如果再作妖,“币安就下架BSV”,至此,这场对战达到了高潮。

激起众怒的CSW,显然已经成为了“人民的公敌”。

事实上,过去一年,CSW 很忙,主导 BCH 算力大战、疲于应对诉讼、频繁自证身份、苦于应对舆论攻击……

待算力大战尘埃落定,一场属于CSW的硬战,才刚刚开启。

文/ 31QU 林君

嘴仗升级

比特币之父——中本聪的真实身份一直是加密货币社区关注的焦点。

自2011年中本聪消失以来,人们一直在寻找中本聪的路上,近年来也出现了数位自称中本聪的人,不过最后都被证实并非中本聪本尊。

只是,在被“戳穿”身份后,仍孜孜不倦自称为中本聪的,也就CSW一人了。


早在2016年,CSW就公开宣称自己是中本聪,“我不想要钱,不想要名气,也不想要人们的崇拜,我只是不想被外界打扰。”不过几天后,他表示放弃自证身份。

后续几年,CSW虽然没有放弃自证“中本聪”身份,但也只限于打打嘴仗,直到去年陷入一场法律纠纷。

去年2月14日,在CSW曾经的伙伴DaveKleiman去世6年后,Dave的弟弟IraKleiman一纸诉讼,将CSW告上了法院。

Ira在递交佛罗里达州法院的诉讼文件中提到,早年哥哥与CSW一起从事比特币开发工作,“合作挖出了超过一百万枚的比特币”,以及后来合作创办公司,申请了上百项比特币相关专利。

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公布的专利,由CSW一方递交的区块链/比特币专利数量,达155项。

根据他的说法,这笔价值不菲的资产却被CSW用“诡计”拿走了。

在起诉书里,Ira提出的9项诉讼请求分别是:1、非法占有;2、不当得利;3、侵占(比特币);4、侵占(知识产权);5、违反信托义务;6、违反合伙义务和忠诚义务;7、欺诈;8、推定欺诈;9、长期禁令。

无论是哪一项,目的都是要拿回部分巨额资产。

也正因为这场诉讼,CSW与Dave之间的尘封往事也被揭开了冰山一角。

早在2003年,CSW与Dave就已相识,两人共同的兴趣都在于对密码安全、数字取证和未来货币的兴趣。到了2008年,CSW与Dave开始使用点对点文件分享密码技术。诉讼文件里提到,Dave和CSW合作进行比特币的开发工作,“两人合作共挖了超过100万个比特币”。

100万枚比特币,按照目前的价格,总价值为数十亿,但现在,“CSW对上述资产享有所有权。”根据Ira的诉求,他希望拿回已逝哥哥名下的至少“30万枚”比特币,包括后来分到的数量不等的分叉币。

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纠纷案就此开启。

面对“突如其来”的控诉,CSW表示震惊,2月26日,他在推特上言简意赅地回应,“GREED(贪得无厌)”。

如今,Ira控诉已传至法院,CSW必须走上应诉的道路了。

CSW 的回应

据了解,给CSW做法律辩护的是知名律师事务所RiveroMestreLLP,在Ira递交诉讼两个月后,CSW方在4月16日向法院提出动议,请求法院驳回这起针对他的案件。

在动议中,CSW 方认为,Ira缺乏提起诉讼的立场——在Dave去世前,他对其参与的活动一无所知,提出的控诉完全站不住脚(athinsoupofsupposition,speculation,conflictingallegations,hearsayandinnuendo.)

不过,对于这份动议,法院并不买账。

▲法院对 CSW 的大部分动议进行驳回

去年12月27日,法庭驳回了动议中的大部分诉求,仅支持了CSW方提出的一项动议。

在这份由佛罗里达州法官BethBloom撰写的裁定书里,法官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中3、4条中提到的“侵占比特币和知识产权”这一项超过了时效,直接驳回。

不过,其他7项诉讼请求还需继续审理,要求被告CSW一方进入实质性答辩,预计今年9月底~10月初正式开庭审理。

“Dave才是中本聪本尊。”

Ira与CSW这场纠纷的核心在于,谁是真正的中本聪,CSW是否非法侵占了Dave的资产与知识产权。

就在两人的“对战”难舍难分之时,另一个人被法院传唤了。

4月15日,早期比特币代码开发者JeffGarzik(杰夫·加齐克)将要去佛罗里达州法院递交文件,他要为之前的言论提供证据,证明Dave就是中本聪。

根据法院的传票文件,Jeff除了要递交“Dave就是中本聪的文件”,还被要求提供与CSW、丝绸之路(SilkRoad)、门头沟事件(Mt.Gox)相关的文件信息。

▲比特币代码贡献者 Jeff Garzik

Jeff之所以被法院“盯上”,源于其去年11月的公开言论。当时,他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称“Dave就是中本聪。”

“我个人的看法,中本聪就是Dave,”Jeff在电话中给出的理由是“(比特币的代码)符合Dave的风格,他是自学成才的程序员”,“比特币的创造者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不是那些经过良好训练的软件工程师(能写出来的)。”

Jeff的描述之所以可信,原因在于,他曾是继中本聪和加文·安德森(GavinAndresen)之后,比特币代码的第三大贡献者,而这个成就一直持续到2014年后。

早期,Jeff曾与中本聪通过私人邮件进行过沟通,可以说,他对证实“谁才是中本聪”还是有发言权的。

如今,Jeff放出话来,说Dave的各项特征符合中本聪,而这个说法,刚好与Ira的观点相同,如果Dave真的是中本聪,那么诉讼的天平似乎要向Ira倾斜了。

因此,在对CSW的动议进行驳回几月后,今年3月15日,佛罗里达州法院将一张传票发给了Jeff,要求他为这场正在进行的诉讼提供相关信息,证明他的“个人的理论”——即已故的Dave就是中本聪本人。

马不停歇的自证

事实上,即便深陷诉讼漩涡,币圈红人CSW也耐不住寂寞,还在四处自证他就是真正的中本聪。

去年12月,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发布“意见征求稿”,希望能进一步了解以太坊,在这份意见稿中,列出了以太坊相关的25个问题。包括ConsenSys、Coinbase等在内的众多很多机构/公司相继向CFTC传达了相关的信息。

一切看似十分顺利,直到有人发现CSW的评论也“混迹其中”。

▲CSW 在意见征集稿下评论称自己就是中本聪

CSW以nChain创始人的身份在意见稿下评论,公众对以太坊的认识错误(涉及欺诈),另外,自己早在1997年就开始了比特币相关研发,当时他参与的是一个澳大利亚官方项目,只是未采用“中本聪”这一化名。

早就进行比特币的研究,自己就是中本聪本人,CSW的行为再次引发了网友对其身份的质疑。

加密货币研究员PlanB指出,CSW的这番言论与中本聪曾公开发表的信息自相矛盾。“IamNomad”则认为,CSW向CFTC撒谎的行为,足以让其面临牢狱之灾。

不过,CSW似乎不以为意,他甚至提出可以让CFTC进一步提问,“我愿意在誓言下作证(Iamwillingtotestifyunderoath.)。”

把事情搞大、引起CFTC的注意,CSW还不满足。今年2月8日,他又在Medium上发表文章,再次自己暗示就是中本聪。

两天后,CSW在推特发布了两张图片,分别是关于Blacknet的论文摘要与比特币白皮书摘要图片,以此说明自己早在2001年就想出了比特币的设想。

不过,网友发现CSW提到的论文与中本聪在2008年12月公布的比特币白皮书几乎一致,但事实上,中本聪在2008年8月还发布过一篇草稿版,里面有多处语法错误。

对此,网友纷纷猜测,如果CSW真是中本聪,为什么在2001年就修改掉了2008年才出现的错误?他的早年论文中谈到了比特币设想,难道不是造假?

CSW的自证,还引来了维基解密的围观,“其实CSW已经多次被抓到做这种事情了”,还附上了一个GitHub文件CultOfCraig,记录了CSW伪造文书的历史。

维基解密表示,这些造假作为已经被证实,里面也提到CSW曾修改了一篇2008年8月发表的文章,说他“即将推出一篇加密货币论文”。

▲CSW 竟然在 2008 年的论文中使用了“crytocurrency”

虽然比特币白皮书确实是在2008年发布的,但里面从未出现过“crytocurrency(加密货币)”一词,同一时期开发者也未用过该词汇,而CSW的论文中有这个词汇,显然不合时宜。

不过,对于以上证据与推理,CSW不为所动,称这些是“假消息”。

这已经不是CSW第一次陷入口诛笔伐的境地,也不是第一次陷入法律纠纷了。

从早年信誓旦旦地公开中本聪身份,到站队比特币分叉,后来因巨额资产,即将和他人对簿公堂,接着又以一己之力,掀起一场算力大战,再到终而复始的自证,引来网友一遍又一遍的揭穿。

而只要中本聪的身份没有水落石出,CSW与克莱曼家族的纠纷没有一锤定音,多年以来黑料加身、狂妄自大的CSW,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麻烦缠身、备受争议。

不过,这位一举一动总能牵动币圈神经、一直以来标新立异的斗士——CSW,似乎还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

关于这场诉讼的文件下载链接:


IraKleiman的起诉文件:

https://zh.scribd.com/document/372465601/Complaint#from_embed

法院对动议的驳回文件:

https://www.courtlistener.com/docket/6309656/68/kleiman-v-wright/

JeffGarzik收到的法院传票:

https://zh.scribd.com/document/402001527/Kleiman-Wright-Document-Subpoena

相关内容:
四大公链平台DApp生态调查:得赌徒者得天下?
近日,Dapp.com发布了《Q1 DApp Market Report(2019第一季度DApp市场报告)》,报告全面分析了2019年第一季度以太坊、EOS、波场、Steem四大区块链底层平台的DApp生态现状。由于这四大平台拥有市场上最多、最活跃的用户,可以代表整个区块链生态系统的现状。注:统计数据来源不包含那些存在敏感内容、欺诈行为以及低安全性等问题的DApp。营长希望这份报告能够帮助老铁们全面、透彻地了解DApp生态,为你们提供必要的价值参考,报告亮点如下:DApp 增长数与活跃度从DApp增长数来看,2019年第一季度Dapp.com共增加了504款DApp。其中,基于以太坊平台开发的DApp数达到了276个,占所有新增加DApp总数的一半以上,仍居主导地位。这表明以太坊仍是开发者开发DApp的首选平台。与此同时,从报告中也可以看出,融合多链开发已成为今后DApp开发的一大趋势,可将基于以太坊开发的DApp扩展到其他公链,比如,“以太坊+EOS”或者“以太坊+波场”。在DApp活跃度方面,341个EOSDApp中有326个存在交易行为,活跃比例高达95%。此外,基于Steem……

发表评论

*

* (保密)

icon_wink.gif icon_neutral.gif icon_mad.gif icon_twisted.gif icon_smile.gif icon_eek.gif icon_sad.gif icon_rolleyes.gif icon_razz.gif icon_redface.gif icon_surprised.gif icon_mrgreen.gif icon_lol.gif icon_idea.gif icon_biggrin.gif icon_evil.gif icon_cry.gif icon_cool.gif icon_arrow.gif icon_confused.gif icon_question.gif icon_exclaim.gif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