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们只使用一种货币,世界会不会变得更好? _ 五峰铺网

邵阳县五丰铺镇人的新闻门户网站

忘记密码

如果我们只使用一种货币,世界会不会变得更好?

2019-02-13 作者: 浏览: 17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如果我们只使用一种货币,世界会不会变得更好? 就目前的状况来看,似乎货币种类越多,就越容易造成混乱。如果把货币看作是语言,显然货币种类越少,人与人之间就越容易沟通交流,也会创造出更多合作机遇。实际上,比特币、以太坊、瑞波币等加密货币都算是一种货币极端主义形...

如果我们只使用一种货币,世界会不会变得更好?

如果我们只使用一种货币,世界会不会变得更好?

就目前的状况来看,似乎货币种类越多,就越容易造成混乱。如果把货币看作是语言,显然货币种类越少,人与人之间就越容易沟通交流,也会创造出更多合作机遇。实际上,比特币、以太坊、瑞波币等加密货币都算是一种货币极端主义形式,因为他们都觉得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全球唯一的货币标准。

但重点在于,我们需要分清楚不同类型的货币极端主义。基本上,货币极端主义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弱货币极端主义,另一种是强货币极端主义。

弱货币极端主义,是指最终只会剩下一个加密货币,或是一个价值数量级远大于其他的加密货币。Zhu Su是对冲基金 Three Arrows Capital 首席执行官兼首席技术官,也是数字资产交易公司 Sensus Markets 联合创始人,他和独立加密货币研究员 Hasu 都认为,由于不同货币之间的文化冲突、以及不同地域的社会偏见,导致这种“弱货币极端主义”不太可能获得成功。而且弱货币极端主义认为,加密货币就像是一种宗教信仰,但如今市场上各种各样的加密货币如同百家争鸣,似乎不太可能被单一宗教信仰“一统江湖”。

强货币极端主义,是指最终会出现一种加密货币(或是一种幂律影响极大的加密货币),这个加密货币不仅能把其他加密货币“踩在脚下”,而且还将取代传统银行和现有基于法定货币的金融系统。在本文中,将基于宏观经济理论重点探讨为什么这种想法最终也不会获得成功。

(注:幂律来自上世纪二十年代对于英语单词频率的分析,真正常用的单词量很少,很多单词不常被使用,语言学家发现单词使用的频率和它的使用优先度是一个常数次幂的反比关系。简单来说,幂律就是两个通俗的定律,一个是长尾理论,只有少数大的门户网站是很多人关注的,但是还有一个长长的尾巴,就是小网站,小公司,长尾理论就是对幂律通俗化的解释。另外一个通俗解释就是马太效应,穷者越穷富者越富。每一个加密货币,其实都在一个大范围的“幂律分布”(power law distribution)之中竞争,所谓幂律,是说节点具有的连线数和这样的节点数的乘积是一个定值,也就是几何平均是定值。比如有 10000 个连线的大节点有 10 个,有 1000 个连线的中节点有 100 个,100 个连线的小节点有 1000 个……在对数坐标上画出来会得到一条斜向下的直线。)

唯一货币(shared currency)的缺点和优点

使用唯一的一种货币,其实是在贸易成本和快速经济调整之间的一种权衡。

共享一个货币的优势在于它可以使交易变得更加简单,也更容易预测。邻近地区(国家)之间进行交易时无需兑换货币,想象一下,如果美国 50 个州都有自己的货币,那么加州葡萄酒生产商可能需要以 49 种其他货币来计算收入,而且每种货币对加利福尼亚本州货币都可能产生波动。

所以这么一看,是不是觉得使用一个统一货币会很不错?但其实不然,这里至少有两个需要考虑的“反面”因素:

首先,使用相同货币的地区必须要执行相同的货币政策。美联储负责设定货币利率,这个利率适用于全美范围,就像欧洲央行对欧元区这么做是一样的。然而,如果一个地区(比如加州、或德州)的经济正在蓬勃发展而另一个地区(比如阿拉斯加州、或密歇根州)的经济正在陷入衰退,那么美联储(或中央银行)应该做些什么呢?假如中央银行收紧信贷并减少货币供应量,那么发达地区无疑会进一步巩固在经济中的统治地位,而落后地区的经济则会加剧衰退。反之,如果中央银行放宽信贷并扩大货币供应量,同样无法解决发达地区和落后地区的经济不平衡问题。

其次,使用唯一货币也会让一个地区丧失利用汇率影响与其他地区进行贸易的能力。弱势货币就像为其他地区的消费者提供打折服务,当商品出售到货币相对较强的地区时,商品价格看上去会更便宜。但这种情况也有不利的一面,即进口成本会大幅增加,弱势货币地区在出口商品到强势货币地区时,获得的回报会更少——实际收入也会减少。尽管如此,弱势货币通常是刺激经济疲软、并与其他生产效率相对较高的地区保持竞争力的最佳方式。

我们以欧元区内德国和希腊这两个国家为例,他们都生产商品,也都出口商品。假设德国公司的生产效率比希腊公司高 5%,这意味着他们可以用低 5% 的成本生产相同数量的商品。此时,德国公司有两种选择:

第一种选择,德国公司可以向工人支付更多工资,这样一来,德国商品相对于希腊商品的成本就会一样,这两个国家的商品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力也会再次保持相似,因为德国增加的工资成本抵消了该国提升的生产效率。

第二种选择,德国公司可以在确保获得与以往相同利润的前提之下,把全球市场内的商品价格调低 5%。对于那些希望与德国公司保持相同市场竞争力的希腊公司而言,他们此时需要将生产成本(包括工资)降低 5%——经济学家将工资和其他投入成本成为“粘性”(sticky)——这意味着希腊公司可能会面临工人的心理厌恶(没人喜欢看到自己的薪水越来越少),以及其他结构性障碍(比如工会要阻止企业减薪),否则就无法适应不断变化的经济环境。

(注:工资资粘性或工资黏性指工资率不能随劳动供求的变动而及时而迅速的变动。20世纪70年代后半期至80年代,早期的新凯恩斯主义者以长期劳动合同的形式引入了名义工资粘性。在发达的经济中,工资不是在即时交易中决定的,而是由劳资双方以明确(或隐含)的合同确定的。长期劳动合同是指厂商与工人之间的协议,其中规定了一年或更长时间内的名义工资率。)

在没有全球唯一货币的情况下,希腊可以把自己国家的货币(过去是德拉克马)对德国的货币(过去是德国马克)贬值 5%,这种做法其实与消减 5% 的生产成本(工资)所取得的效果是一样的。更重要的是,这种做法在政治和经济上似乎更为合适,因为当国家调整汇率、而不是直接降薪的时候,工人反对的声音相对比较少。举个例子,当年欧元区危机爆发期间,爱尔兰当地工人不得不遭受长达两年的严重失业打击,相比之下,二十年前的爱尔兰拥有自己的货币,完全可以通过让货币贬值 20% 达到抵消德国生产成本的效果,而且速度更快更轻松,效果也更好。

到底有没有最佳货币区?

看了德国、希腊和爱尔兰的状况,你可能会觉得欧元区简直糟透了。

但先等一下,如果你再重新看下美元,会发现它在经济发达的德克萨斯州和经济疲软的密歇根州依然运作良好。那么,德克萨斯州和密歇根州与德国和希腊有何不同呢?

经济学家罗伯特·蒙代尔(Robert Mundell)因为分析了为什么世界不应该只有一种货币在 1999 年成功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主要观点就是,共享唯一货币的利弊缘于“最佳货币区“的概念。就像金发女人一样,可能某一个地区的金发女人数量很少,另一个地区的金发女人数量会很多。同样,每个地区都有权拥有适合自己的货币,最佳货币区取决于该地区经济一体化的成本、以及支持经济发展的金融机构质量。

美国不仅拥有相同的货币,还拥有相同的语言和政府。当德克萨斯州的经济越来越好,而密歇根州的经济越来越差时,美国联邦政府就会“自动“将财富从一个地区重新分配到另一个地区。举个例子,美国政府要求各州的所得税和收入成正比,这意味着增长更快的地区需要支付更多的税收,而经济落后的地区支付税收的数量则相对较少,此外贫困地区还能获得很多其他福利待遇。

相比之下,欧盟一共有 27 个成员国,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财政政策,想要在欧盟内部重新分配财富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另外,劳动力流动也是另一个关键因素。在美国,密歇根州的工人搬到德克萨斯州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非常轻松,即没有法律限制也不存在文化障碍。但是这种情况在欧盟却不成立,虽然欧盟允许公民从一个成员国自由迁移到另一个成员国,但是不同国家的文化差异巨大,而且语言也不一样,比如希腊工人如果要去德国找工作就不得不去学习一种新语言。

接下来,让我们来谈谈加密货币

根据 Robert Mundell 的观点,如果能够满足以下条件,在一个地区使用唯一货币时有意义的:

1、整个货币区的劳动力可以自由流动;

2、具有一个共同的金融监管机构;

3、具有覆盖整个货币区的政治机构;

4、在出现地区经济失衡的情况下,愿意容忍失业或通货膨胀。

如果把这四个标准套用到加密货币身上,或许能够有效评估加密货币究竟能不能成为真正的全球货币标准。

首先,整个货币区的劳动力流动:不太可能。只要加密货币在现实商业世界里使用,比如用加密货币给建筑工人支付工资,而不仅仅用于在本地互联网商业付费(比如在 Reddit 论坛上购买一个横幅广告),那么加密货币就会与实际地理位置联系在一起。在此特别补充一下,随着越来越多实体商家开始支持闪电网络,比特币的应用普及也再次得到了巨大推动。

但是当加密货币开始在现实商业世界中应用,就会出现劳动力流动问题。可能有人会争辩说,互联网扩大了远程工作范围,同样也扩大了“最佳货币区“的范围,但实际上,目前仍然有大量工作受到地理位置的限制,根本无法实现数字化,比如医疗护理行业。

其次,具有一个共同的金融监管机构:这倒是有可能的。实际上,虽然像MakerDAO这样复杂的金融贷款产品已经能够进行自我监管,并且会在基础抵押品价值下降时仍然确保贷款方具有偿还能力,但现在就断言智能合约代码足以规范整个金融市场,似乎还为时尚早。

再次,具有覆盖整个货币区的政治机构:根本没办法实现。除非世界上所有国家都融入到一个自由世界秩序之中,否则根本不会存在一个能够监管一种全球货币的单一政治机构。

最后,在出现地区经济失衡的情况下,愿意容忍失业或通货膨胀:其实不太可能。对于这个问题,其实更像是在使用不同地区文化来解读货币。那些生活在恶性通货膨胀地区的人——比如委内瑞拉和阿根廷——通常具有更高的通货膨胀和信贷危机的恐惧程度,而在那些没有通货膨胀和信贷危机的地区,人们则愿意尽可能地多存钱,加密货币不会、也似乎无法真正改变这种不同地区对待失业和通货膨胀的差异文化。

那么,如果全球唯一货币从经济角度看不靠谱,加密货币存在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实际上,到最后的最后,加密货币与现有基于法定货币的金融系统会共存下去,两者之间更多地是竞争关系,而非某一方会把另一方完全取代。

硅谷知名程序员、投资大咖 Haseeb Qureshi 指出,上个世纪全球有 50 多个国家经历了恶性通货膨胀,此时加密货币完全可以作为这些国家居民最强有力的支持,避免自己的财富被洗劫。

对于生活在恶性通货膨胀国家的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开设离岸账户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他们也没有太多机会能够兑换到美元这样的稳定的全球通用货币。但随着互联网普及率不断提升,越来越多人能够“控制“自己的货币,如今我们身处的世界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腐败的政府已经不能用传统手段从人民手中掠夺财富,因为如果他们一旦这么做,人们就会转向加密货币,而不在使用当地货币。

只有竞争的存在,才能让市场、甚至整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好。现在看来,加密货币可能是反对中心化金融基础设施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了。

相关内容:
平台币逆市大涨 有人赚钱了
一年之计在于春。素有“去中心化印钞机”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聚焦了币圈春节过后的第一波目光。根据加密货币追踪网站CoinMarketcap的数据显示,2月份至今,HT、OKB的平台币价格上涨已经超过30%。同时,币安平台币BNB的价格更是从去年12月中期最低4.4美元涨到了2月11日的9.8美元,直接翻倍。BNB也因此凭借这波率先反弹跻身全球加密货币市值前10名。BNB行情翻倍去年10月,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曾表示,“BNB前十,努力一下是可见的”。平台币占据市值排行榜前十?事实证明,币圈一切皆有可能。对于此次BNB的翻倍行情,很多投资者并不觉得突然。BNB在早期就已经宣布将上线主链。主网的上线意味着BNB将脱离平台币的属性,成为币安旗下又一个品牌。币安首席执行官赵长鹏近日在一个视频问答活动中也表示,BNB将从以太坊ERC20代币迁移至币安公链。一旦BNB从以太坊迁移至自己的公链,BNB也就可以接管ETH的融资功能。另一方面,币安开启的众筹模式也间接助推了BNB的行情回暖。1月29日,BTT在币安Launchpad上众筹,其中BNB众筹部分23760000000BTT,共花费13分25秒便众……

发表评论

*

* (保密)

icon_wink.gif icon_neutral.gif icon_mad.gif icon_twisted.gif icon_smile.gif icon_eek.gif icon_sad.gif icon_rolleyes.gif icon_razz.gif icon_redface.gif icon_surprised.gif icon_mrgreen.gif icon_lol.gif icon_idea.gif icon_biggrin.gif icon_evil.gif icon_cry.gif icon_cool.gif icon_arrow.gif icon_confused.gif icon_question.gif icon_exclaim.gif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