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FCoin的割腕者 _ 五峰铺网

邵阳县五丰铺镇人的新闻门户网站

忘记密码

投资FCoin的割腕者

2019-01-14 作者: 浏览: 29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1月6日晚上九点半,北京朝阳区的一个小旅馆,FT(FCoin代币)投资者张龙川将刀片划向自己的左手腕。 2018年6月6日起,张龙川在FT上累计投资约200万元。4个月后,张龙川将FT套现离场,只剩约13万。 他说,妻子在得知他投资亏损后,带着两岁的孩子离开了...

1月6日晚上九点半,北京朝阳区的一个小旅馆,FT(FCoin代币)投资者张龙川将刀片划向自己的左手腕。

2018年6月6日起,张龙川在FT上累计投资约200万元。4个月后,张龙川将FT套现离场,只剩约13万。

他说,妻子在得知他投资亏损后,带着两岁的孩子离开了他;没多久,爷爷又被查出肺癌晚期。他想通过维权拿回部分损失,缓解家庭危机。

他和FCoin的另一名维权者陈沛晓约好北上维权,不料对方在途中失约。FT暴跌破发,FCoin创始人张健“消失”,张龙川维权无门,以割腕的方式换取关注,成了他最后的“倔强”。

好在他获救了。鬼门关走一遭,张龙川已放弃要钱,他搜集有关“FCoin非法集资”的资料,想要张健承担法律后果。

如果重来一次,你还会参与FCoin的投资吗?29岁的张龙川想了想说,抑制那种财富诱惑太难。

难友失约绝望割腕

“快救人。”1月6日晚上9点半左右,微博网友“区块链女博士”艾特平安北京求助,并发出了一组聊天记录,“FCoin维权群群主维权无门,想不开。”

聊天记录里的一张照片上,有人的左手手腕已经划伤,鲜血直流。

求助微博得到了回应。10点左右,张龙川被送至北京解放军306医院。

1月9日,张龙川割腕后的第三天,蜂巢财经在朝阳区一间小旅馆见到了他。

他说,在他割腕半小时后,民警赶来救了他,“那时已经很虚弱了。”

张龙川留下的解放军306医院的门诊收费票据

张龙川来京,本为维权,他想试着向FCoin讨回部分投资FT的钱。FCoin是张龙川投资平台代币FT的数字资产交易所。

1月6日上午8点30分,他从深圳前往北京,目的地是北京博晨技术有限公司。

包括张龙川在内,FT的不少投资者都认为,这家公司是运营FCoin的实体。而FCoin从未承认这一点,自称是一家社区化运营的平台。

来北京之前,张龙川花70块钱印了一件白色T血,红底白字如一纸控诉状,“我就想穿着衣服坐在他们公司,也不闹。”

张龙川花70元钱定制了维权T血

他本不是独自一人维权,来北京前,他说他曾联系过陈沛晓。

陈沛晓是另一个针对FCoin的知名维权者。8月27日,他实名举报FCoin及其创始人张健、北京博晨技术有限公司以及投资方歌者资本、节点资本等。

当时,陈的这封举报信引起币圈不小的轰动。随后,张健在他的朋友圈回应称“造谣”。此后,这位FCoin的创始人便消失在了投资者的朋友圈里。

张龙川看重陈沛晓,人家的举报信产生过影响力,又是来北京维过权的,他想着能从“前辈”那里得到些帮助。

他说,来京之前,他联系到了陈沛晓,对方也答应了他。可等他上了高铁后,再也没能联系到陈,“怎么打他电话都不接。”

当天下午5点,张龙川下了高铁,循着地图,往望京地区赶,那是北京博晨技术有限公司的所在地。

还没到地方,天就黑了。一路上,张龙川烦躁。一会琢磨“陈沛晓可能已与FCoin达成某种协议”;一会又寻思“联系上的人可能压根就不是那个写举报信的陈沛晓”。

张龙川说,到了北京,人生地不熟,他越想越绝望,“割腕的念头就是那时起的,没想到我那么深信他,会失约骗我,瞬间觉得被全世界骗了。”

晚上八点半左右,他在入住宾馆附近的小店里买了一盒刀片。他回忆,进屋后,积压许久的不良情绪已至极限,他拿起刀片往左腕上划去。

投资FT亏损近200万

张龙川并不想死,他说,割腕既是一时冲动,也是长期无望。

在他割腕的照片传进网络后,有人说,他这是在要挟FCoin。对这种说法,他先是摇摇头,顿了一下,又说“也算是”。

他说,选择将照片发到微信群,一来是想让他的举报材料能受到关注,也想给他建的这个维权群群友一个交代,他更想看看“张健会不会发一下善心”。

张龙川的左手腕上缠着白纱布

这是他最后的倔强,“我死了,张健他们也好不了,至少可以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彻查张健,拿回一部分钱给我的孩子。”

张龙川说,三个月前,妻子和他断绝联系,带着两岁的孩子回了娘家。也是三个月前,他的爷爷被查出肺癌晚期,在河南老家的小县城治疗。

“开始是在郑州大学附属医院治疗,但费用高,只能回老家治,已经花了将近30万,家里再没钱了。”张龙川觉得,要不是他投资FT亏了,或许爷爷就能继续在郑州看病。

家里的压力,让他想把亏的钱讨回来。在FCoin,张龙川亏了大约187万元,这笔钱里有他的全部家当,还有亲人的积蓄。对家里人的愧疚让他萌生了“通过维权把钱要回来一部分”的想法。

张龙川说,这投入FT的200万元里,60万元是之前以岳母的名义贷款借来的;还有60万是他弟弟跟着他投进来的;剩余的80万元是他在深圳打工攒下的积蓄。

2008年,高中毕业生张龙川不想继续上学,“当时都说读书没用,经常看新闻说大学生找工作难、工资低。”他离开老家河南,成了深圳的一名打工仔,做物流行业。

说到这儿,张龙川的嗓门突然提高,“这逻辑上纯属错误,但凡学一点技术,上个大学多认识一些人,可能就不会着了FCoin的道。”

FCoin分红机制吸引入场

2017年年底,央视报道了比特币大涨,这条新闻吸引了张龙川,“一个比特币当时都涨到了1.9万美元。”

和大部分第一次买比特币的新人一样,张龙川在网上查找信息,搜得多了,相关新闻就自动推送他的手机上。

虽然分布式技术、去中心化等概念他当时也搞得不太明白,但他隐隐觉得这是一个很有前景的行业。2018年年初,他花了约20万买了1.8个比特币。

“总量2100万”、“价值投资”、“买一个放在那拿个一二十年”,聊起投资比特币,张龙川说他心态本来挺稳,“就像很多人说的,好比买一栋房子放着一样。”

直到去年5月底FCoin出现,分红的收益将他想要赚钱的欲望无限放大,改变了他投资数字货币的心态,甚至摧毁了他的生活。

5月24日,FCoin正式上线,其“交易挖矿”的机制引起了市场广泛关注,“51%的FT通过交易挖矿返还给用户”、“80%的平台收入返还给FT持有者”,再加上邀请奖励机制,吸引了大批投资者入场,张龙川也是其中之一。

2018年6月6日,FCoin的首个分红日,张龙川第一次投了5万个USDT进去。他回忆,刚开始那几天,有时一天可以收到10几万元的分红。尝到分红甜头的他陆续将手里可挪用的资金都拿来买了FT。

张龙川回忆,他在6月7日、8日、13日、22日分五次买入,共计投入了131万‬元左右。

张龙川出示了他个人在FCoin上的USDT充值记录

高额的分红吸引大批投资者入场。6月13日,FT价格飙至1.25美元,但情势转瞬即下,10天后就跌到了约0.3美元,跌幅达70%。

大跌之下,FCoin发布平准基金公告,以此拯救FT的价格。

此时的张龙川已处于亏损状态,本准备割肉离场。看到平准基金的公告后,他不但没有割肉,还将弟弟也拉入“火坑”,又投入了60万元进去。

“一方面是看到平准基金,想着可能会拉升币价,再者那时已经亏了,准备增加一部分投入,拉低均价。”

张龙川投入了200万元,而FCoin的回购机制未能止住币价下跌,FT一路断崖式下挫。6月29日,在平准基金回购公告发布后,FT短暂回升一波后又跌到了0.3美元。

断崖狂跌 规则频变

FCoin在下坡路上狂奔不止,张健坐不住了,倡导币改,号称要引导实体企业搞通证经济。有上市公司迂回发行了通证,上线了FCoin。

张健发起币改的同时,FCoin新规不断。张龙川回忆,平台官网上一天一条新公告,每天都在推翻前面的规定,朝令夕改让许多投资人及合作方都头疼不已。

张龙川认为,从这幅图中可以看到FCoin收割散户的每一次行动

8月5日,BIZKEY项目的COO张晓航发布公告:“不上FCoin,周知”。

在《节点财经》英雄榜采访中,张晓航首次公开解释,“FCoin相较其他交易所,比如币安、火币,公告太频繁,而且都是半夜公告,规则也经常改动…我们是一个线下需要扎实落地的项目,是需要晚上睡觉的团队,我们生怕出了什么规则,半夜又突然改了,所以决定不上FCoin。”

8月14日,FCoin通过公投停止了FT的增发,狠狠抽了自己一记耳光,疯狂一时的交易挖矿模式也就此结束。

张龙川也理解了币安CEO赵长鹏的话,“FCoin发FT,开启交易即挖矿就是让用户拿ETH、BTC去兑换FT,平台释放大量FT,收割散户。”

此时,FT跌到了0.08美元,相较开盘时的0.15美元已经破发。一些损失惨重的FT投资者开始组织维权,有关FCoin的负面新闻层出不穷。8月27日,陈沛晓的一封实名举报信将维权行动推向高峰。张龙川也警觉起来,他说张健曾鼓励投资者拿到分红后复投,“现在看来,这和资金盘、传销那套洗脑方法没什么区别。”他投进去的钱所剩无几,这么大笔钱没了,瞒不住家人,他和妻子坦白投资亏了,妻子一气之下带着两岁的孩子离开了他,爷爷又病了。张龙川需要钱,他开始整理资料维权,想举报FCoin拿回损失。他组建维权群,搜集“FCoin非法运营、集资”的证据,“等有关部门处理来管理了,我会把这些资料公开。分红诱惑难敌亏损后觉醒

“如若重来一次,还是会再投。”张龙川说,一天10多万元的分红诱惑的确太大,币价又在上涨,他经不住巨额财富的诱惑。

除了诱惑,还有起初他对张健的信任。

张健接受央视采访

张健曾在接受央视采访的时候,以“工信部区块链专家委员会”专家的身份出现。在张龙川看来,当时他就是一个力挽狂澜的变革者,当其他交易所都在靠上币费、交易手续费、充提币手续费盈利的时候,张健横空杀出,让利投资者。

FCoin风头无两之时,张龙川还与张健讨论过FCoin未来的发展前景,“没想到他是用发行100亿FT来变相ICO,割了一大波韭菜。”张龙川说。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维权队伍。彼时,国内针对加密货币和ICO的监管政策也越来越严。

8月27日晚,在陈沛晓的举报信发出后不久,FCoin宣布品牌、市场部门解散,张健则关了朋友圈,他名下的办公场地也人去楼空。

没多久,FCoin官网提示,暂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至此,FCoin走下神坛,包括张龙川在内的一些FT亏损者走上了维权之路。张健开启“隐身”模式后,张龙川联系不到FCoin管理层的任何人,仅有客服人员安抚他,事情还远没有到解决不了的地步,不要激动。割腕之前,张龙川一心想拿回钱,“当时也不害怕,很平静。”凌晨从医院出来后,他改变想法,“钱,他们是不会给我的。”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他放弃了要钱,决定专心举报张健。

张龙川写好举报信递送给相关部门

从医院出来,他给老家的弟弟打了电话,喊他来北京,陪他一起到相关部门递交举报张健的材料;他还联系到位于西安的一个中国区块链反诈骗研究中心,想寻求立案援助。

微信里,陈沛晓总算回复了张龙川,对方向他解释了没接电话的原因,“当着家人我不想接这电话。”他告诉张龙川,他已经好几个月没关注过FCoin了,这次看到他进京维权,又动了些念头,“我现在挣钱还债……指望更多的是开始新生活。”

春节将近,家不成家的张龙川开心不起来。但他决定西安办完事后,赶紧回老家,“看看我爷爷。”

相关内容:
谷燕西:百倍于纳斯达克的交易所
1. MEMX引起的思考最近的一条消息特别引人注目。美国一些领先的证券经纪商、金融服务公司、银行和全球做市商计划联合成立一个只为成员服务的交易所MEMX(Members Exchange)。这个新的交易所会完全为发起成员拥有。发起成员包括富达集团、摩根士丹利、Citadel、美银美林、UBS、高频交易商 Virtu Financial、嘉信理财、ETrade、TD Ameritrade。MEMX的使命是在美国增加市场竞争、提高操作透明性、进一步降低固定成本和简化股权交易的执行。MEMX代表的利益是它的发起成员的所有的客户,即在美国的零售和机构投资者。MEMX会争取提供一个简单的拥有基本订单类型的交易模型,应用最新的技术和采用一个简单的、低成本的费用结构。MEMX会以低成本的方式进入证券交易市场,同现有的交易所竞争。目前美国共有 13 家活跃的股票交易所,其中的 12 家由三家集团控制:纽约证券交易所的母公司 ICE、纳斯达克和 Cboe Global Markets。MEMX为此融资7000万美元,并已经向SEC提交申请。我认为以上的这个消息有以下几个重要要点: * MEMX的发起成员……

发表评论

*

* (保密)

icon_wink.gif icon_neutral.gif icon_mad.gif icon_twisted.gif icon_smile.gif icon_eek.gif icon_sad.gif icon_rolleyes.gif icon_razz.gif icon_redface.gif icon_surprised.gif icon_mrgreen.gif icon_lol.gif icon_idea.gif icon_biggrin.gif icon_evil.gif icon_cry.gif icon_cool.gif icon_arrow.gif icon_confused.gif icon_question.gif icon_exclaim.gif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