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产业:以史为鉴始为真| 特约作者 _ 五峰铺网

邵阳县五丰铺镇人的新闻门户网站

忘记密码

加密产业:以史为鉴始为真| 特约作者

2018-11-08 作者: 浏览: 39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unitimes.io 全球视角,独到见解 让我们认清现实吧。 加密产业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期。 去年,在市场悬崖式暴跌之前,我们见证了加密货币价格飙升到疯狂的高度。那些曾经可以眨眼间就筹集到2000万美元的1CO项目,现在连100万美元都很难筹到。诸多项目开始...

unitimes.io

全球视角,独到见解

让我们认清现实吧。

加密产业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期。

去年,在市场悬崖式暴跌之前,我们见证了加密货币价格飙升到疯狂的高度。那些曾经可以眨眼间就筹集到2000万美元的1CO项目,现在连100万美元都很难筹到。诸多项目开始遭遇各种失败,他们的Github页面渐渐变成一个个荒原。

各国监管机构正采取各种打击行动,将小散户驱逐、将目前的系统堵死,他们用这些措施再次扼住我们的喉咙。KYC(了解你的客户)、AML(反洗钱)和中心化的症结点成为行业必须遵循的准则。

只有经过认证的投资者,也即富豪,才能通过注资投资的方法赚到更多的钱。监管机构不允许普通人决定如何花自己的钱,认为诸如公交车司机、老师和码头工人这样的普通人都太愚蠢,没能力去做投资。因此,监管机构自认为最好还是由他们出面来保护这些普通人。

至于交易,其实,除非你是一位专业的交易员,否则,要么你的钱财会因投资不当被慢慢散尽,要么是一毛都不投资地小心翼翼过活。

去年,是个人都可以在这个领域一锄头下去就挖出金矿赚得盆满钵满。而今年,在经历了十个月80%加密币价值蒸发之后,我看到很多跟我学交易的学生退出市场,他们的银行账户像遭遇了火灾一样被烧得几乎殆尽,而且他们的自我价值感也被贬到臭水沟里去了。

但最糟糕的是,加密市场辜负了蓄意炒作它的那些人。

脸书和谷歌仍然是大型垄断企业,它们不会在短期内陷入去中心化或民主化的危险之中。加密领域的主要玩法,仍然是在项目一行代码都还没写出来或者还没有一个客户的时候,项目凭空吸引投资者来投机,从而获得融资。

我们不会用这些花哨的数字货币来买一杯咖啡或付亚马逊的网购账单。

那些生活在偏远穷苦地区的没有银行账户的人,现在依然没有银行账户。

所以我花出去的大部分钱,仍然是来自于我在银行存下的钱,而不是来自于智能合约。

也许你也同很多人一样,认为:“这一次不一样?”这次不是泡沫,它将带来新的世界秩序。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将所有事物去中心化。这样我们将摆脱金融奴役的枷锁,高昂阔步迈进一个充满机遇的富饶新世界,迎接人类的新曙光,拥抱发生在此时此刻的意识转变和彻底觉醒。

其实,你这个想法是错的。

但你这个想法又是对的。

泡沫就是泡沫,没有人能改变它的本质。有牛市就必有熊市。

但你的想法中也有对的地方。

那就是:加密产业将会改变世界。

只不过这个时间会比你预想的要长。没有什么事情是只有好的一面没有坏的一面的。梦想着在一个全新的世界里能用智能合约来搭建客观公平的系统,这样的梦想只是且永远会是一个白日梦,因为无论怎样,智能合约都是需要人来编写出来的,而人,永远不是完美无缺的。

这三件事情是你在生活中可以确信的:

即死亡、赋税和那些以真理和光明的名义做着完全愚蠢和最糟糕的事情的人。

无论你怎么努力,你也不能纠正人的本性。

但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就应该停滞不前不加尝试?这是否意味着末日博士的预言是真的?区块链技术被过于夸大了,其实根本什么都不是?被吹捧的数据库和加密技术只是毒贩子和诈骗犯用来敛财的绝佳工具?

不是的。

我们生活的世界是有两面性的。

有些事物在被吹嘘过头的同时,也可以改变世界。

人工智能在长达50年的时间内,都没有做出任何成果,然后它突然可以实现诸如控制行车路线和操控搜索引擎等,只需要机器理解你说的话,便可以在繁忙的街市自由穿梭。而加密技术也像人工智能一样,它将会遇到一个转折点,而从那是起,炒作会逐渐减少,加密技术开始被运用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

怎样做才能让这项技术发挥其潜力,来证明“末日博士”和其它末日预言家的观点是错误的?怎么样做才能让这项技术变得非常得用,让我们觉得在没有这项技术的时候生活是有多糟糕?

换句话说,怎样才能让加密产业再次繁荣?

让我们继续深究看看。

过去和未来

你不必讨厌加密技术,也不用像末日博士那样只看它的缺点,而对它的潜力视而不见。

批判性思维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没有批判性思维,我们什么都做不好。因此,让我们对加密产业进行一次严谨而诚实的审视,只有找到它的问题之后,我们才能想办法去解决这些问题。

这不是我第一次谈及加密领域的问题。在我之前写的文章《加密进化的五个关键因素》中,我谈过加密领域最需要解决的几个问题,只有解决了那些问题才能让加密技术实现飞跃式发展。

但目前一个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

区块链目前还没扩展到Visa的高度,也没有杀手级app出现,我们也还没消灭所有的中心化瓶颈或其他我在上述那篇文章中列出的问题。尽管 Radix、闪电网络和其他一些项目在解决扩展性问题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这些项目都存在上述谈及的问题。为了让项重大的新技术有多一丝改变世界的可能,我们必须建立一个更好的问题监察机制。想要通过推出一个翻版的 betamax(首款旧式独立盒式录像机,后被淘汰)就奢望人们会淘汰他们手中更为先进的DVR(数字视频录像机),简直痴人说梦。

就拿杀手级应用来举个例子。试着陪你妈妈去某个交易所注册账号、进行KYC认证和身份验证、将钱从她的账户中转出来购买加密货币,之后再将加密货币放进一个钱包里面。

现在,设想一下,以上所有这些步骤都得通过一个安装在你手机上的蹩脚app来完成。

我才不干。

我宁愿在铺满碎玻璃渣的地上跑步两英里,也不愿意操作那些步骤就为了获得一个能给我推荐更好的餐厅的app。

今天,如果你想要试试 Instagram 这款产品,你只需要打开应用商店,点击下载,不到一分钟你就可以浏览 Instagram 上面那些活得比你阳光精彩的人的照片。Instagram完全无需使用加密货币。你自愿购买的那个监控设备就能让这个平台赚到钱,而这个监控设备现在就在你的口袋里。更多时候,你将这个监控设备称为智能手机(每个智能手机都是一台监控设备)。

你口袋里的手机比以往的任何广告系统都会打广告。它聆听你的每一个字,然后用人工智能技术计算出哪些广告合你胃口,例如向你推送你刚和你的铁哥们谈到的背包或夹克。这种广告会摧倒路边的广告牌、抹除报纸上的文字广告。过去的广告商无法知晓那些开车经过可乐广告牌达20次的人中,究竟有多少人最后买了可口可乐,但现在的广告商却能准确地知道你在 Facebook上面点击了多少次他们的广告。

直到我们拥有一些更好的加密app,使它们不仅可以完成 Instagram 所能做的一切,而且还能比 Instagram 做得更好,同时可以创造优秀的经济模型来取代或打击之前的广告主宰,更不用说它还可以提供一些你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全新功能,在这之前,加密app领域都称不上成功。

这是一项艰巨而长远的任务,但也是我们正在面临的挑战。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自我写这篇文章以来,我想到了越来越多加密领域会面临的问题,这些问题甚至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这是可不太好。

那有什么是好消息呢?

我意识到,我们忽略了一非常简单的事情,它可以帮助整个社区以更快的速度提高一个层次。

这件事情也是我之前从未预料到的。

我们必须回顾往昔,而不是展望未来。

矫枉过正

我说,我们必须回顾往昔,因为我们做了一件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愚蠢的事情:

我们矫枉过正了。

我们总是试图从头开始重新设计所有东西,而不回顾一下之前有哪些东西是有用的。这样做不仅是愚蠢的,而且是不可能成功的。

我们只需要简单的借鉴以往的成功经验,并借鉴这些经验用到未来的技术上,就可以解决掉当前加密领域存在的一半的问题。

1CO是一种创新的方式,可以为超前的新创意快速筹集资金。1CO跨越了法律管辖区,可以让普通投资者将自己的资金投资进去,而不仅仅是只有经过认证的投资者才能参与投资,而且1CO不要求投资者需持有银行账户,也不会涉及大量的文书工作。

尽管1CO项目中确实有诈骗和垃圾项目的存在,但它仍是一项创举。鉴于当前的技术发展水平,将有效创新和无用创新的项目区分开来是至关重要的。

当然,监管机构察觉这样的创举并将之摧毁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很快,项目们只能战战兢兢地运作,竭尽所能地遵守监管规则、KYC(认识你的客户)/AML(反洗钱)和FACTA(海外账户纳税法案)等法规, 并祈祷着他们在为梦想筹集到二千万美元之后不会被起诉。

更糟糕的是,很多投资者因为项目倒闭、创始人卷款外逃而落得血本无归。这时监管机构向投资者提供的保护措施(如要求项目信息公开透明或向投资者做出的回报承诺不会不切实际)才开始看起来不那么老套。

1CO还有其他的问题。

某些特定种类的代币无法通过1CO筹集资金。因为大多数实用型代币(utility coins)永远不会升值。

为什么?因为实用型代币将会在应用程序的背景下不见踪影,而只在机器之间进行交易。可以将实用型代币看做面向机器人的可编程货币,它们被设计出来只是用于在幕后以透明的方式买卖商品,而无需人为的干预。

期待这些实用型代币会像比特币一样涨势喜人的想法简直不要太过疯狂。因为比特币的设计理念是随着数量越来越稀缺,变得越来越值钱。

而且实用型代币并不是唯一一种无法通过1CO来筹得资金。

稳定币,作为一种将其价值与一箩筐外部因素或资产捆绑在一起的代币,对投资者而言并不具有多大的价值。我们都想要有一种简单的稳定币可以与Tether抗衡,但谁会愿意用他们辛苦得来的比特币和以太坊,去换取那些不会增值(且设计初衷就不会增值)的稳定币资产呢?

答案一目了然。

别再自找麻烦地向公众直接发售你的代币了,应该发售证券型代币(security token)。

是的,创建一个公司,并遵循有效的企业规制。赋予人们他们渴求的投资安全保障、选举权和利益分红。这样你就能利用这个公司来发行你真正需要的代币,为你开发的应用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新生项目已经开始应用这种模型了。这么做的理由如下:

你无法直接向公众直接发售稳定币。好吧,你可以去试试,但从上述的所有原因可知,你大可能无法由此筹得很多资金。因为它永远不会增值,所以谁会想去购买呢?。

一家公司获利的方法许多,可以通过提供流动性获利、可以通过提供原子交换收取手续费、可以与大型交易所合作分得一些交易费用、可以通过构建一个像亚马逊商城这样的由买家卖家群体组成的稳健经济生态系统而获利,还有其上千种方法有待我们慢慢发现。

一旦加密社区意识到旧金融体系里并非所有机制都是糟粕,他们就会行动起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完全地重新发明一个已经存在的东西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因为创新最好的方式是从旧版本开始迭代,再由这些迭代版本来引领创新。

英国东印度公司、Sears Roebuck公司和铁路系统改变了世界

通过对旧事物进行迭代的方式有很多,而不是直接将旧事物抛诸脑后。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承诺重塑我们的业务方式、组织和激励劳动力的方式,以及我们制造和分销商品的方式,但这些承诺都尚未实现,因为我们并没有研究那些已经做得非常好的现有系统好在哪里:

公司

人类历史上没有比公司将现实的本质改变得更彻底的组织。

如果你想要设计一个DAO,除非你回顾过去,研究哪些机制起作用哪些没有,你才能将它做得更好,不然没人会为你祈祷的。

我们要从现代公司的产生开始回顾。在股份制公司、股票市场、有限责任公司和所有我们认为理所应当的现代企业模式出现之前,改变世界几乎是不可能的。正如Yuval Harari在他那本超棒的著作《人类简史》里面提到的那样,人们相信的是过去,而不是未来。生活年复一年,代复一代,几乎是一成不变的。

在以前,国王王后们掌握权利和财富,然后他们将这些东西传给了他们的孩子。如果你是个农民,那么你一直会是个农民,你的孩子过着贫穷的日子,你孩子的孩子也只会是穷人。

现象一下,你是一个生活在中世纪的年轻农民,富有进取心,梦想着通过开一家面包店,踏上通往中产阶级的阳光大道。然而,在那时候,你实现这一梦想的可能性几乎是零。

你能从哪里获得创业资金?谁会贷款给你?

那时候的世界,几乎没有银行,更别说投资公司,你无法以一个合理的利息率获得一笔借款。如果你够幸运,或许你的家族里面有谁有认识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又认识另外一个人,直到通过这层层关系,你终于能拜会到某个当地贵族并获得一笔借款,但借款的利息却会高的吓人,即便是当今社会的高利贷也望尘莫及。

那时,没有人想要用未来冒险。那个时代并不像现在这样每十年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百年前,人们仍然骑马征战。而在那之前的一百年前,人们还是骑马征战,再往前一百年,也一样。

但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我们使用了初代坦克。在第二次大战中,我们有坦克和飞机,这两者都彻底抹杀了旧时的作战策略。马,曾经在几个世纪内主要的战争工具,在短短几十年内就退出了历史舞台。因为开坦克的每次都打赢骑马的。

二十年前,用电脑和互联网的人还很少。而如今,你能想象没有网络的世界怎么活吗?

现状,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明天将会与今天大不相同。但是在过去,没有人会有这种想法,因为生活总是保持不变。你的父亲是个农民,你的祖父是农民,你的曾祖父还是农民。

因此,如果你是一个有钱人,为什么还要借钱给当地农民让他们开面包店呢?你根本无法设想这个面包店生意兴隆、店里客人满满的场景,因为你的人生中从未见过这样一幕。如果你从没见过黑天鹅,为什么要去相信这世界上会有黑天鹅呢?所以最好还是把钱锁进保险箱,并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它。

然而,公司的诞生改变了这一切。

它们第一次允许人们共同分担风险。投资者们将钱汇集到一起,一旦出现什么问题,他们就必须共同承担起有限的责任。

风险共担造就现代世界。

大多数人不愿意去学习公司的发展史,这并不是一件好事儿。让我们从Micklethwait和Wooldridge的优秀著作《公司:革命思想的简史》开始讲起。

荷兰东印度公司和英国东印度公司等早期公司开创了长途贸易,这样的贸易从远方带来香料和给远处送去商品,也彻底改变了我们对伟大而雄心勃勃的想法的投资方式,这种方式曾经可能只存在于旧时国王和往后最疯狂的梦境中。

当然,早期公司并不仅仅只是推动商品贸易的力量。我们常常抱怨当今公司的权利过大,但相比于过去的商业巨头,当前的公司的权利仅是九牛一毛。

英国东印度公司开创了长途贸易的先河,但他们也“开创了”奴隶制和垄断机制。他们设法用一支相当于英国军队两倍规模的私人军队来对印度进行殖民统治、折磨和剥削当地农民、统一制定商品价格,并抹杀一切竞争对手。

试想下,即使是当今最强大的私营军事公司,如果他们决定对印度这样大小的国家进行独裁统治,那在福克斯新闻和CNN报道的那一刻,这家公司就会被关停。

就像生命中的所有事物一样,那些存在于遥远过去的公司也有两面性,有好的一面也有恶的一面。他们有好的主张,也有坏的阴谋。后来的公司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继其之后的新生代公司建造了铁路、创造了现代民主的许多方面,以及改变了人们买卖各种食物和居家用品的方式。

1892年Sears Roebuck开始销售手表。几十年后,他们的商品目录增加到500多页,销售一切人们可以想得到的东西。他们的货物沿着革命性的新铁路流向美国各地的小城镇和村庄。在此之前,人们只能购买当地工匠制作出来的东西,但现在他们只需要打开Sears的商品目录,就可以订购数由千英里之外的优秀工匠制作的精美手表。

Sears还开创了物流和供应变革管理制度、管理人员和员工团队。Sears这家超级会赚钱的公司与使John Jacob Astor成为美国第一个百万富翁的皮草公司是截然不同的。

Astor的公司,仅仅比Sears公司早开了50年,能给Astor带来的个人财富的极限是8000万美元(相当于今天的22亿美元),而它只雇佣了一小批员工。

但Sears这个公司改变了一切。公司的各个部门组成了一个内部网络、并雇佣了成千上万的员工来执行运输、退货、售后支持、经纪人、经销商、其它工作人员、供应商和工厂的工作。

总而言之,他们开创了自动化公司运营的先河。

很多今天你视为理所当然的东西都是由于有了这家公司,才能到你手中:从你坐的椅子到我正在打字的电脑,甚至是我在咖啡厅写作时喝的那杯咖啡。

但在加密领域,我们完全抛弃了一些过去运作良好的东西。

我们想将所有事情去中心化就是挑起战争!用DAO取代公司!将等级制度、经理人、后勤人员和老板们都踢出局。

我们异想天开,觉得一个能产出几个以太币的简单的智能合约,就足以取代由代代公司创造出来的先进创新机制。

智能合约可以做到雇佣和解雇人员吗?

智能合约可以更改产品线、营销方案、发展方向吗?

智能合约能驱动人们往同一个方向前进吗?

我越看DAO系统,越觉得它们距离我们至少也有10年的距离(如果不是几十年的话)。想要达到能跟像苹果、亚马逊和埃克森美孚这样的巨头公司一较高下,加密产业需要的可不仅仅是智能合约。沃尔玛的员工人数,比大多数中型国家的人口都多。

DAO组织将需要彻底改变我们的奖惩方式、制定决策的方式,以及引导人们的注意力并激发他们的积极性的方式。他们将需要改变一切,不管是我们订购铅笔和回形针的方式,还是我们面对监管和文书工作的方式。

总而言之,DAO除了需要做到公司已经做到的事情,还要在某些事情要做得比公司更好,才能有一丝机会去跟公司竞争。

目前的DAO项目,离实现这个目标还相差甚远。

我看了一圈又一圈,没发现哪个DAO项目做到了上述这些。或许,这只是因为能实现这些的技术暂时还没发明出来,或许连发明出来的苗头都没有。但不管能实现上述这些的技术是什么,我们目前的情况是还达不到。

只要你回顾公司的历史,你就会意识到加密社区面前的路还有多长。这并不是说我们到不了那一天,只是说这条路可能比所有人预期的要长而已。

正如我们在《肖申克的救赎》中所学到的那样,当你想改变一些事情时,“所需要的只是压力和时间。”

现在压力有了。

时间也仍在流逝着。

从蹩脚的钱包到杀手级应用

面对现实吧,加密产业中几乎没有什么是已经达到黄金阶段的。

从蹩脚钱包的界面,到买卖加密货币复杂到令人无语的流程,到几乎没啥用的应用,再到除了通过人为触发器来收发资金之外啥也做不了的DAO系统,当我们把目光放到解决很多实际问题方面,我们要解决的事情还有很多。

但这并不是说加密领域永远都解决不了那些事情。

这也正是那些末日评论家不能明白的。

他们的观点非黑即白,非有即无。认为加密技术要么全盘失败要么大获成功,要么能解决所有问题,要么一文不值。除了这些,没有其他可能。

这样的想法不仅仅是不可理喻,更是愚蠢。

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只有黑白两面。生命是分阶段进行的。你的DNA是在你之前整个历史迭代出来的产物,它同时也在往新的方向发展。加密技术也同样是需要经过迭代的。

要想着进化,而不是革命。

通过进化才能带来革命性变化。革命不仅仅是一场巨大的爆炸,它们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通过一点一点的改变形成的。它积累力量的过程,就像来自远海的一股海浪,汇聚了所有的水汽冲向海岸。

革命终将到来。

在属于它的时代到来。

没有人能拔苗助长。

与此同时,开始回顾过去吧。学着一步一步、一寸一寸地改变事物。

这样做,加密技术或许像当前炒作的那样不负众望了。

作者:Daniel Jeffries

编译:Echo

校对:Hulin

【本文版权属于Unitimes,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Unitimes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合作或授权请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

* (保密)

icon_wink.gif icon_neutral.gif icon_mad.gif icon_twisted.gif icon_smile.gif icon_eek.gif icon_sad.gif icon_rolleyes.gif icon_razz.gif icon_redface.gif icon_surprised.gif icon_mrgreen.gif icon_lol.gif icon_idea.gif icon_biggrin.gif icon_evil.gif icon_cry.gif icon_cool.gif icon_arrow.gif icon_confused.gif icon_question.gif icon_exclaim.gif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